戴着金属面具的少年到底是谁

幻想言情 admin 浏览

小编:张若尘收回思绪,笑了笑,显得很从容,道:要购买城池,自然需要大量的银币。你觉得我身上能携带大量的银币吗?我自然是让他去提取一批定金过来,韦长老你放心,以左相府的财

张若尘收回思绪,笑了笑,显得很从容,道:“要购买城池,自然需要大量的银币。你觉得我身上能携带大量的银币吗?我自然是让他去提取一批定金过来,韦长老你放心,以左相府的财力,就算要卖十座城也只是九牛一毛。”
 
    韦长老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对劲,但却并没放在心上,要知道这里可是黑市,镇军侯又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能出什么事?
 
    花不为走出大门,转过身,深深的看了朱雀楼一眼,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“他居然真的是一位大人物,估计待会整个黑市都要闹翻天。我还是赶快去办正事!”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花不为的耳边听到一声剑鸣,刚刚转过身,就感觉到脖子边上传来一股刺骨的寒意。一柄冰冷的玉剑,抵在他的颈部。
 
    剑尖上传出的寒气,像是能够将他全身血液冻得凝固。
 
    韩湫站在花不为的对面,单手捏着晶莹剔透的玉剑,眼神锐利,冷冰冰的道:“最好别开口说话,小心脑袋搬家,跟我来!”
 
    花不为被韩湫身上的气势震慑住,绷紧身体,使劲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韩湫穿着一身整洁的青色男装,乌黑的秀发用一根发带固定在头顶,形成一个公子髻。
 
    她本来就长得十分貌美,五官精致绝伦,唇红齿白,这样的打扮,简直就如一个翩翩美少年。
 
    将花不为带到离朱雀楼不远的一条小巷,韩湫的手臂轻轻一抖,将花不为脖颈的皮肤割破了一道口子。
 
    “咚”的一声,花不为跪在地上,在怀里摸了半天,逃出一大把银币,递给韩湫,哭喊道:“大爷,这是我全部身家了,求你放我一条生路!”
 
    韩湫皱了皱眉,鄙视的盯了花不为一眼,道:“谁说我要你的钱?我只问你一个问题,你若是能够答上来,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。告诉我,跟你走在一起的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少年,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“不知道。”花不为实话实说的道。
 
    他是真的不知道张若尘的真实身份,却知道张若尘应该是武市钱庄的大人物,但是,这一点他是绝对不可能说出去。
 
    “不知道?”
 
    韩湫一脚将花不为踢翻在地,玉剑指在花不为的脸上,带着威胁的语气,道:“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废了你的武道修为?”
 
    “信,信……我告诉你,我告诉你……”
 
    花不为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,从地上坐了起来,道:“其实,他是……千水郡国的左相的门生,名叫柳信。”
 
    花不为当然知道,这个身份是假的,所以,他就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左相门生?若他是左相门生,为何会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?”韩湫露出沉凝的神情,有些不相信花不为的话。
 
    坐在地上的花不为,看见韩湫正在思索,立即抓住机会,从地上翻身而起,身法十分灵巧,向着小巷外冲去。
 
    他还要去安排人手,破坏黑市的护城大阵,根本没时间耗在这里。
 
    虽然破坏黑市的护城大阵,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但他还是要努力去做。
 
    韩湫冷哼一声,“就你这点修为,也想在我面前逃走?给我定!”
 
    “哗——”
 
    韩湫的手臂一伸,一掌隔空打出,一片黑暗真气涌出去,将已经逃到十米之外的花不为包裹起来。
 
    花不为就像是陷入冰冷的泥潭了一般,速度越来越慢,最好完全不能动弹。他震惊无比的盯着韩湫,心中暗道,难道遇到了一位武道神话?
 
    “黑暗乱神!”
 
    韩湫走到花不为的面前,双眸盯着花不为的眼睛,施展出一种能够干扰武者神智的武技。
 
    这种武技,十分诡异,只有开启黑暗系神武印记的武者,才能修炼成功。
 
    “从现在开始,我问一句,你答一句。”韩湫道。
 
    一缕缕黑色的真气,进入花不为的眉心,渐渐地,花不为的双眼变得迷茫、呆滞,犹如木偶一般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韩湫道:“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少年到底是谁?”
 
    “不知道。”花不为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韩湫的一双黛眉紧紧皱在一起,感觉到有些失望,继续问道:“你通过什么方法认识他?”
 
    花不为道:“武市钱庄的赵执事,让我带他来黑市,说他是一位贵客。”
 
    “武市钱庄!”
 
    韩湫的眼睛一亮,露出一丝喜色,总算是问出一些有用的线索,心中暗道:“难怪会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,看来他很可能是武市钱庄的一位天才内宫学员。”
 
    韩湫继续盯向花不为,问道:“你为何离开朱雀楼,要去什么地方?”
 
    “陈公子要杀镇军侯,让我安排武市钱庄在黑市中的全部势力,不惜一切代价,破坏黑市的护城大阵。”花不为道。
 
    “他竟然要在黑市中杀镇军侯,好大的胆子!”韩湫冷峭的一笑,突然,脸色变得严肃。
 
    既然他是武市钱庄的内宫学员,为何要杀镇军侯?
 
    韩湫想到那一个神秘少年在地底密室中得到一本账簿,当时曾对她说了一些话。他居然声称,四方郡国和毒蛛商会勾结。
 
台宗府本来没有与黑市合作,也不得不继续和黑市合作,只会越走越远,越陷越深。
 
    而且,现在可是在黑市,她若是和镇军侯联手杀死了张若尘,镇军侯和黑市中的那些高手为了灭口,说不定也会将她给干掉。
 
    经过不断的思考,权衡利弊,韩湫最终还是选择了第二条路,决定助张若尘一臂之力,杀死镇军侯。
 
    “先破坏掉黑市的护城大阵!”韩湫的心中下定了决心。
 
    花不为已经清醒过来,瞪大一双眼睛,震惊的盯着韩湫,有些结巴的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我……我刚才都说了什么?”
 
    “没说什么!”
 
    韩湫的眼眸一眯,露出迷人的笑容,头也不回的走出小巷,向着黑市的阵塔方向行去。
 
 249.第249章 杀气腾腾
 
    “柳公子,这是一杯用青岚花的露水酿出的青岚酒,里面蕴含灵晶的灵力,喝下之后,可以提升修为。”
 
    云芝姑娘坐在张若尘的身旁,穿着月白色的薄衫,两根雪白的玉指,捻着一只白玉般的酒杯,递送到张若尘的唇边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云芝姑娘不愧是朱雀楼的头牌,长得的确十分貌美,虽然还比不上黄烟尘和端木星灵,却已经和林泞姗相差无几。
 
    她的****十分丰满,白白嫩嫩,在纤薄的蕾丝下面露出一道深深沟壑,身上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,一双星眸就像是能够滴出水来一般,含情脉脉的盯着张若尘。
 
    张若尘接过酒杯,并没有将酒喝下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iamewald.com/a/huanxiangyanqing/20180221/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